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男生最帅了

祝:石老师和唐教授百年好合:)
哎呀呀,是不是缺个证婚人啊

分享两个甜甜的梗
1、唐教授要去某地进行密闭式集训,临行前鼓起勇气向石老师告白。
石老师说:“这不合逻辑。”
唐教授说:“我的逻辑就是怕你在我我集训这半个月被别人抢了!”

2、唐教授和石老师打羽毛球
唐老师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坐在地上不起来。石老师去拉他,反而被他拉着坐在了地上,唐老师赌着嘴说:“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花有重开日

对面的男子抬了抬头,目光透过过长的刘海与唐川交汇,片刻后又移开。”嗯“

石泓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老旧的铁门,门仿佛不堪重负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唐川注意到石泓的手指,指尖微微泛白,食指上有厚厚的老茧,皮肤暗淡而粗糙。

石泓的家很乱,不大的空间都被一本又一本的大部头填满,让人无处落脚。石泓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野:“我们出去....."

"国际数学物理协会,你也在啊,我怎么这些年从没遇见。”

“是啊”石泓盯着看着国家快递,好一会才接话。

“你刚刚说什么?要不我们出去边吃边说?”唐川丝毫没有受环境的影响,自来熟的开口。

“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16年了?”饭桌上,唐川眯着眼睛愉悦的打量石泓。一如既往的阴沉。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背还是驼着,头还是低着,长长的刘海下还是那样一双深沉的眼睛“你还是没变啊,还和中学一样。”

“从毕业那天算起,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石泓突如其来的开口,这是重逢以来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唐川笑弯了眼睛。““说实话毕业之后我几次想找你,却没找到。”

“搬了几次家,以前的老同学都没怎么联系了。”石泓苦笑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年来的变故。

"不过这次我找到你了,就不会在让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唐川直勾勾的看向石泓:”我们的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要不我们比比?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这道题也太简单了吧。“

”这只是个热身。“

石泓,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后,我们终于又相遇了。

------------------------------------------------------------------------

把他们相遇的时间调前了,希望在这个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的时空里他们可以幸福:)

求助!唐教授和石老师的恋爱日常
单身的小姑娘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甜腻腻的恋爱日常是什么样子。小天使们有可以提供的素材,或者任何想看的梗都可以点🍃🍃🍃

花有重开日

写在最前面:我是半个原著党,但是看原著的时候真的特别压抑,汤川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赢石神,以至于到了最后那个双输的结局。

四月一日刷完了中国版,突然如释重负。

站在汤川(汤川学)的角度,无论其中有怎样的隐情,只要是一个对着警徽宣誓过的警察就会揭露真相,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法律,让真相大白。(即使加贺也会这么做)

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输

------------------------------------------------------------------------

这篇是个平行时空,他们相遇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希望唐教授成为石泓的救赎,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好一生。(出题答题谈恋爱的日常或者做点羞羞的事情)

ps:电影版的配音不知为何让我分分钟出戏,违和感太强烈

------------------------------------------------------------------------

“你在研究四色问题”操场上其他同学都在嘻嘻哈哈的四散打闹,小小的石泓安安静静的坐在阴影处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你懂?”石泓抬头,微微向前倾,透过遮住眼睛的刘海看着白衬衫黑西裤小白杨似的笔挺笔挺的站着。

“我没有在研究这个,四色问题早就被证明出来了”小白杨骄傲的抬着下巴,这时候又想小孔雀了。

“那是用计算机推演出来的,我在研究如何用数学的方法最优雅的证明出来”

”每次我都能分辨出一个教室里最聪明的人“

”是你自己吗“

”这次我倒有些不确定了,不如我们互相出题考对方吧。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石泓没有接话,只是一如既往的用看数学般温柔的眼神看着唐川。唐川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然后恶作剧一样的开口”那我先来,你猜猜看我喜不喜欢你“

唐川从梦中惊醒。

看了看闹钟——凌晨三点四十八。

他捏了捏眉心,瞥了一眼摆在床头的《四色原理》。

石泓,我们有多久没见?

十五年了吧。

当第一次发现自己失去石泓音讯的时候,唐川问遍了身边所有的人,老师,同学,所有人都对他摇了摇头。经过了最初的失落后,唐川反而淡定了,他了解石泓,那是一个价值观完全由数学构建的人,他相信这样的人终有一日会在数学界大放异彩

”我们还会相遇的,不急“十五岁的唐川这样催眠般的安慰自己。

唐川想过许许多多和石泓重逢的瞬间。比如在某个学术研讨会上,四色原理被用数学的方法证明出来了。比如在某个午后,一排无人问津的数学类书籍后面,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再或者某本数理杂志上,铅字印刷的石泓二字。

可他没有想到,二人的重逢如此的平淡。

这天,唐川放弃了自己健身的安排,突发奇想打算去江边跑步。

还是和几年前一样:老阿姨们在跳广场舞,音乐从最炫名族风换成了小苹果,情侣们早早霸占了视野最好的长凳,路边的流浪汉依旧在日复一日的瞧着易拉罐。一切都没变啊

迎面走来一个人。

脚上一双不就不新贱满了泥点的皮鞋,一条过于肥大有些耷拉着的裤子,身上是一件同样半旧不新的外套,袖口上还占了一圈粉笔灰,佝偻着背,有些营养不良,蜡黄的脸,过长的刘海,以及常年驱之不散的阴郁之气。

”石泓!“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石泓x唐川】嫌疑人x的献身丨最难的谜题

圈地自萌,谢谢太太的粮🙈🙈🙈

温白:

国产嫌疑人x的献身电影剧情向!


石泓x唐川   拆cp和逆cp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可以退出了。


如果你是同好,请往下看。


 昨天看完嫌疑人x的献身就掉了泓川坑,这个cp是这么说的吧?太萌了,然而没有粮吃,饿了一夜,决定割肉自救,自产自销。有没有人看无所谓,自己爽了就行。but,如果真有同好,请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见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ooc属于我。


============




罗警官最近有些颓丧。


他发现自己长期投喂的唐教授,已经连续三次拒绝了他的爱心三明治。作为一个连咖啡杯都懒得洗的十级生活残障,基本可以排除唐川自己开火做饭的可能。


唐川对着一本数学书笑的褶子尽现。


罗警官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他家白菜,很有可能被猪拱了……


有点欣慰,还有一点心酸罗警官表示,为了哀悼他家被拱的白菜,中午要出去吃顿好的,安慰一下受伤的小心脏。考虑了一下钱包,他选择了一家看起来比较经济实惠的小吃店。


“每一样看起来都很好吃。”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罗淼噎了一下。扭头一看,发现那颗让自己纠结了几天的大白菜,水灵灵的杵在收银台前,仰着头看贴在墙上的特色套餐,罗淼发誓,他听见白菜咽口水的声音了。


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唐教授只是找到了一家比较对胃口的饭馆而已?还没等罗淼捋清,唐教授就对着老板娘笑了,极其温柔,极其满足。


艾玛,难道是看上人家老板娘了?


罗淼打算悄悄出去,坐在门口的车里继续观察,直接在店里撞上,唐川估计会有些尴尬。罗警官觉得自己十分的善解人意。


唐川没有发现罗淼的行迹,他点了一份招牌套餐,一份双拼套餐之后,就坐在离收银台比较近的地方和老板娘说话。


罗淼把车停在一个正好能看见唐川的位置,开始了观察。恩,买完饭不走还要继续聊天,十有八九就是这位一看就结过婚可能还有孩子女士了。没想到唐川喜欢这种类型,不怕被人丈夫揍么……


正替唐川发愁,突然有人咚咚咚的敲他车窗。罗淼回头一看,一张大长脸撑满了整个窗户。


罗淼:……


长脸:……


罗淼打开车窗。


长脸兄目光灼灼:“你在看谁?”


罗警官的跟踪生涯第一次遭遇危机,正打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却发现目标正迈着大长腿向自己走来。哎呦我去,罗淼想捂脸。


“你下班啦,饭我已经买好了。”说话的是白菜。


“你等了很久么?”回应的是长脸。


哎?他俩认识?罗淼回过神儿来,就看见唐川十分自觉的把两个食品袋全塞给长脸,转身就往前走了,风衣下摆撩着小风,很直白的没发现罗淼的存在。


长脸男盯了他一眼之后,拎着两包吃食跟着唐川去了。


罗淼:……他娘的这是个什么情况?哎不对,这男的有点眼熟啊。在哪见过呢?


 


唐川十分感谢罗淼,要不是他一时兴起跟着户籍警走家串户普查人口遇见了石泓,有可能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见到这个老友。


酒足饭饱,唐川丢给石泓一本《黎曼猜想的反证》,石泓捧着书兴头头的去研究,看来是要通宵奋战,正中下怀的唐教授十分不客气的霸占了石老师唯一的单人床。


夜深人静,床上传来细微的呼吸,石泓听得有些恍神。他仍记得,打开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阳光倾落下来,驱散了所有阴霾。


“终于找到你了。”那人笑着,眼角漾起淡淡的笑纹,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他已经死寂的心。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家里太乱,我请你出去吃。”


“好。”


房门关闭,悬挂的绳索微微晃动。解不出的题目,推不出的公式统统没有意义。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此生最想解开的谜题。


 


唐川翻身的动静打断了石泓的回忆,他轻轻的走到床边,低下头仔细观察。虽然彼此都已不是少年,但是他仍然还是这么年轻。石泓的手抚上唐川的腰,感受着手下充满力量的线条,这是数学里最优雅的曲线。


隔壁传来的嘶吼和哭号惊醒了唐川,他猛的坐起,“砰”的一声又猛然倒下。唐教授眼冒金星:“石泓!”


唐川突然惊醒,石泓没来得及躲开,两个聪明的大脑来了一次实实在在的机械性碰撞。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女人和孩子充满恐惧的哭喊让人发慌。唐川捂着脑袋就往隔壁冲。石泓紧跟过去,一斧子砸开了陈婧家的门。


两个壮年男子的出现,屋内的暴行被及时制止。唐川扯了根电话线,把陈婧的人渣前夫绑了个结实。然后退到一边暗戳戳的揉腰,在刚刚的搏斗中,唐教授不小心撞到茶几,磕到了老腰。不过唐教授不打算让人发现,毕竟对于一个常年跟各种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形象及其光辉伟大的刑侦教授来说,这伤有点儿丢人,毕竟刚才的混乱中,连个小姑娘都没受伤。


石泓:“磕疼了么?我给你揉揉?”


小姑娘:“叔叔你受伤啦!?”


陈婧:“要不要叫救护车?”


“……石泓,我谢谢你了。”


唐教授咬牙切齿,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此时此刻,不用花十分钟,唐教授也能看出来这屋里,谁是最狼狈的那个。


这次事件可以登上唐教授人生尴尬榜第二。


你说第一是什么?


那就要说道唐教授中二的少年时代了。那会儿的唐教授已然是天之骄子,天天梳着整齐的三七分,穿着讲究。有次穿了条白裤子,快到放学的时候才发现屁股后面蹭了一大片土。骄傲的小孔雀就这么屁股蛋子上顶着土,在学校晃荡了一天。后来还是石泓脱了外套给他围上,他才从藏身的厕所出来。


 


警察很快赶来,人渣铐上手铐被带走。临出门的时候,富坚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唐川,吹了个口哨:“刚才就发现了,这位先生的眼睛真美。”石泓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安慰小姑娘的唐川。


 


罗淼大半夜被叫醒回来加班,抹了两下迷瞪的双眼一看,艾玛,这不是内老板娘么?哟嚯大长脸和唐教授也在。


唐教授怎么还捂着腰!罗警官感觉自己的小心脏碎成了渣渣,速度这么快我承受不来啊!


石泓最后一个录口供。跟唐川的说法基本一致,罗淼没什么可问的,于是准备收工。


罗淼:“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么?”


石泓:“除了意图qj我邻居,殴打未成年人之外,还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罗淼:“WTF?”


“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谁?”


“唐川。”


罗淼愤怒了,个人渣混蛋你等着,老子弄不死你!罗警官燃着三昧真火出门了,石老师施施然直了直腰,天亮了,要赶快去菜市场,不然鱼要不新鲜,小菜该不水灵了。


 


自从上次仗义相助之后,陈婧母女和石泓唐川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下班后,石泓和陈婧做饭,唐川辅导小姑娘功课,一家四口十分温馨和谐。


小姑娘很喜欢唐川,这位叔叔大概集合了所有少女梦中情人的特质。唐川也很喜欢小姑娘,辅导完功课就跟她唠嗑。


“有次课间,我跟石泓手拉手上厕所,然后……”


“唐叔叔,男孩子手拉手上厕所不会很奇怪么?”


“啊?有么?”


见过大世面的陈婧端着果盘默默转身,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给女儿重新找个家庭教师。


 


 


下雪了。


石泓约唐川一起去爬山,看雪景。


唐教授拾掇了几样东西揣到包里就出发了,到了汇合地点一看,石泓背着一人高的大包。


唐川有点儿懵:“不是就去一天么?”


石泓颠颠包:“山里的事情不好说,有备无患,万一大雪封山呢。”


 


唐川看石泓,石泓给他看。唐川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我怎么觉提到大雪封山你很开心呐。”


石泓满含诚挚的目光:“哪有,心里正发愁呢。”


石泓开心么?


是的,再加一个很字。


唐川莫名发抖:“山里真冷。”


 


冰冷的河水灌进领口的时候,唐川后悔了,他就不该来这破地儿!就那么一点高度,他跳下来的时候居然没站稳,一个没收住直接砸河里了,好好的冰层被他砸出来一个大洞。得亏河小水浅,唐大教授才没光荣在这深山老林里。


 石泓憋着笑,努力维持面瘫淡然的表情,把唐川从水里拽出来,替他抹了脸上的冰渣子,恩,依旧是一张顶好看的脸。


石泓在木屋外劈柴,唐川在屋里换衣服。等石泓进去的时候,唐教授已经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严丝合缝,啥也看不见。石老师略有些遗憾。


拢了火,俩人披着毯子默默无言。石泓的手轻轻的敲打着胳膊,与衣料撞击产生的声音覆盖了两人的呼吸。


突然,唐川在杂乱的敲击声中听到了一串熟悉的节奏,双清澈的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石泓。


石泓没有回避,回望过去。火光映在眼中,仿佛点点繁星,这个孤独的淡漠的人在此刻,突然迸发出了激烈的情感。


敲击声继续,唐川的心脏不有自主的随着这个节奏跳动。


一串摩斯码,意思是:


我爱你。


 


当石泓楼上他的腰时,唐川一瞬间僵硬了。男人低沉好听的气声在耳边响起:“我遇到了一道非常难解的题。”


唐川强自镇定:“那你解开了么?”


一只手抚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


“正在解。”


 


 


寂静的深山里,雪越下越大,突然有一股暖流汇入冰封的河流,或深或浅间不断深入,融化了一摊春水,遮盖了夜的呢喃。


不是函数问题,不是几何问题,是命运的奇迹。




-完-


圈地自萌,不喜勿掐。感谢你的阅读。


话说我也不知道这对儿cp该叫啥,就随便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