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池男神最帅了

花有重开日

写在最前面:我是半个原著党,但是看原著的时候真的特别压抑,汤川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赢石神,以至于到了最后那个双输的结局。

四月一日刷完了中国版,突然如释重负。

站在汤川(汤川学)的角度,无论其中有怎样的隐情,只要是一个对着警徽宣誓过的警察就会揭露真相,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法律,让真相大白。(即使加贺也会这么做)

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输

------------------------------------------------------------------------

这篇是个平行时空,他们相遇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希望唐教授成为石泓的救赎,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好一生。(出题答题谈恋爱的日常或者做点羞羞的事情)

ps:电影版的配音不知为何让我分分钟出戏,违和感太强烈

------------------------------------------------------------------------

“你在研究四色问题”操场上其他同学都在嘻嘻哈哈的四散打闹,小小的石泓安安静静的坐在阴影处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你懂?”石泓抬头,微微向前倾,透过遮住眼睛的刘海看着白衬衫黑西裤小白杨似的笔挺笔挺的站着。

“我没有在研究这个,四色问题早就被证明出来了”小白杨骄傲的抬着下巴,这时候又想小孔雀了。

“那是用计算机推演出来的,我在研究如何用数学的方法最优雅的证明出来”

”每次我都能分辨出一个教室里最聪明的人“

”是你自己吗“

”这次我倒有些不确定了,不如我们互相出题考对方吧。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石泓没有接话,只是一如既往的用看数学般温柔的眼神看着唐川。唐川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然后恶作剧一样的开口”那我先来,你猜猜看我喜不喜欢你“

唐川从梦中惊醒。

看了看闹钟——凌晨三点四十八。

他捏了捏眉心,瞥了一眼摆在床头的《四色原理》。

石泓,我们有多久没见?

十五年了吧。

当第一次发现自己失去石泓音讯的时候,唐川问遍了身边所有的人,老师,同学,所有人都对他摇了摇头。经过了最初的失落后,唐川反而淡定了,他了解石泓,那是一个价值观完全由数学构建的人,他相信这样的人终有一日会在数学界大放异彩

”我们还会相遇的,不急“十五岁的唐川这样催眠般的安慰自己。

唐川想过许许多多和石泓重逢的瞬间。比如在某个学术研讨会上,四色原理被用数学的方法证明出来了。比如在某个午后,一排无人问津的数学类书籍后面,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再或者某本数理杂志上,铅字印刷的石泓二字。

可他没有想到,二人的重逢如此的平淡。

这天,唐川放弃了自己健身的安排,突发奇想打算去江边跑步。

还是和几年前一样:老阿姨们在跳广场舞,音乐从最炫名族风换成了小苹果,情侣们早早霸占了视野最好的长凳,路边的流浪汉依旧在日复一日的瞧着易拉罐。一切都没变啊

迎面走来一个人。

脚上一双不就不新贱满了泥点的皮鞋,一条过于肥大有些耷拉着的裤子,身上是一件同样半旧不新的外套,袖口上还占了一圈粉笔灰,佝偻着背,有些营养不良,蜡黄的脸,过长的刘海,以及常年驱之不散的阴郁之气。

”石泓!“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评论(3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