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池男神最帅了

【石泓x唐川】嫌疑人x的献身丨最难的谜题

圈地自萌,谢谢太太的粮🙈🙈🙈

温白:

国产嫌疑人x的献身电影剧情向!


石泓x唐川   拆cp和逆cp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可以退出了。


如果你是同好,请往下看。


 昨天看完嫌疑人x的献身就掉了泓川坑,这个cp是这么说的吧?太萌了,然而没有粮吃,饿了一夜,决定割肉自救,自产自销。有没有人看无所谓,自己爽了就行。but,如果真有同好,请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见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ooc属于我。


============




罗警官最近有些颓丧。


他发现自己长期投喂的唐教授,已经连续三次拒绝了他的爱心三明治。作为一个连咖啡杯都懒得洗的十级生活残障,基本可以排除唐川自己开火做饭的可能。


唐川对着一本数学书笑的褶子尽现。


罗警官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他家白菜,很有可能被猪拱了……


有点欣慰,还有一点心酸罗警官表示,为了哀悼他家被拱的白菜,中午要出去吃顿好的,安慰一下受伤的小心脏。考虑了一下钱包,他选择了一家看起来比较经济实惠的小吃店。


“每一样看起来都很好吃。”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罗淼噎了一下。扭头一看,发现那颗让自己纠结了几天的大白菜,水灵灵的杵在收银台前,仰着头看贴在墙上的特色套餐,罗淼发誓,他听见白菜咽口水的声音了。


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唐教授只是找到了一家比较对胃口的饭馆而已?还没等罗淼捋清,唐教授就对着老板娘笑了,极其温柔,极其满足。


艾玛,难道是看上人家老板娘了?


罗淼打算悄悄出去,坐在门口的车里继续观察,直接在店里撞上,唐川估计会有些尴尬。罗警官觉得自己十分的善解人意。


唐川没有发现罗淼的行迹,他点了一份招牌套餐,一份双拼套餐之后,就坐在离收银台比较近的地方和老板娘说话。


罗淼把车停在一个正好能看见唐川的位置,开始了观察。恩,买完饭不走还要继续聊天,十有八九就是这位一看就结过婚可能还有孩子女士了。没想到唐川喜欢这种类型,不怕被人丈夫揍么……


正替唐川发愁,突然有人咚咚咚的敲他车窗。罗淼回头一看,一张大长脸撑满了整个窗户。


罗淼:……


长脸:……


罗淼打开车窗。


长脸兄目光灼灼:“你在看谁?”


罗警官的跟踪生涯第一次遭遇危机,正打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却发现目标正迈着大长腿向自己走来。哎呦我去,罗淼想捂脸。


“你下班啦,饭我已经买好了。”说话的是白菜。


“你等了很久么?”回应的是长脸。


哎?他俩认识?罗淼回过神儿来,就看见唐川十分自觉的把两个食品袋全塞给长脸,转身就往前走了,风衣下摆撩着小风,很直白的没发现罗淼的存在。


长脸男盯了他一眼之后,拎着两包吃食跟着唐川去了。


罗淼:……他娘的这是个什么情况?哎不对,这男的有点眼熟啊。在哪见过呢?


 


唐川十分感谢罗淼,要不是他一时兴起跟着户籍警走家串户普查人口遇见了石泓,有可能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见到这个老友。


酒足饭饱,唐川丢给石泓一本《黎曼猜想的反证》,石泓捧着书兴头头的去研究,看来是要通宵奋战,正中下怀的唐教授十分不客气的霸占了石老师唯一的单人床。


夜深人静,床上传来细微的呼吸,石泓听得有些恍神。他仍记得,打开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阳光倾落下来,驱散了所有阴霾。


“终于找到你了。”那人笑着,眼角漾起淡淡的笑纹,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他已经死寂的心。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家里太乱,我请你出去吃。”


“好。”


房门关闭,悬挂的绳索微微晃动。解不出的题目,推不出的公式统统没有意义。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此生最想解开的谜题。


 


唐川翻身的动静打断了石泓的回忆,他轻轻的走到床边,低下头仔细观察。虽然彼此都已不是少年,但是他仍然还是这么年轻。石泓的手抚上唐川的腰,感受着手下充满力量的线条,这是数学里最优雅的曲线。


隔壁传来的嘶吼和哭号惊醒了唐川,他猛的坐起,“砰”的一声又猛然倒下。唐教授眼冒金星:“石泓!”


唐川突然惊醒,石泓没来得及躲开,两个聪明的大脑来了一次实实在在的机械性碰撞。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女人和孩子充满恐惧的哭喊让人发慌。唐川捂着脑袋就往隔壁冲。石泓紧跟过去,一斧子砸开了陈婧家的门。


两个壮年男子的出现,屋内的暴行被及时制止。唐川扯了根电话线,把陈婧的人渣前夫绑了个结实。然后退到一边暗戳戳的揉腰,在刚刚的搏斗中,唐教授不小心撞到茶几,磕到了老腰。不过唐教授不打算让人发现,毕竟对于一个常年跟各种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形象及其光辉伟大的刑侦教授来说,这伤有点儿丢人,毕竟刚才的混乱中,连个小姑娘都没受伤。


石泓:“磕疼了么?我给你揉揉?”


小姑娘:“叔叔你受伤啦!?”


陈婧:“要不要叫救护车?”


“……石泓,我谢谢你了。”


唐教授咬牙切齿,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此时此刻,不用花十分钟,唐教授也能看出来这屋里,谁是最狼狈的那个。


这次事件可以登上唐教授人生尴尬榜第二。


你说第一是什么?


那就要说道唐教授中二的少年时代了。那会儿的唐教授已然是天之骄子,天天梳着整齐的三七分,穿着讲究。有次穿了条白裤子,快到放学的时候才发现屁股后面蹭了一大片土。骄傲的小孔雀就这么屁股蛋子上顶着土,在学校晃荡了一天。后来还是石泓脱了外套给他围上,他才从藏身的厕所出来。


 


警察很快赶来,人渣铐上手铐被带走。临出门的时候,富坚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唐川,吹了个口哨:“刚才就发现了,这位先生的眼睛真美。”石泓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安慰小姑娘的唐川。


 


罗淼大半夜被叫醒回来加班,抹了两下迷瞪的双眼一看,艾玛,这不是内老板娘么?哟嚯大长脸和唐教授也在。


唐教授怎么还捂着腰!罗警官感觉自己的小心脏碎成了渣渣,速度这么快我承受不来啊!


石泓最后一个录口供。跟唐川的说法基本一致,罗淼没什么可问的,于是准备收工。


罗淼:“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么?”


石泓:“除了意图qj我邻居,殴打未成年人之外,还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罗淼:“WTF?”


“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谁?”


“唐川。”


罗淼愤怒了,个人渣混蛋你等着,老子弄不死你!罗警官燃着三昧真火出门了,石老师施施然直了直腰,天亮了,要赶快去菜市场,不然鱼要不新鲜,小菜该不水灵了。


 


自从上次仗义相助之后,陈婧母女和石泓唐川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下班后,石泓和陈婧做饭,唐川辅导小姑娘功课,一家四口十分温馨和谐。


小姑娘很喜欢唐川,这位叔叔大概集合了所有少女梦中情人的特质。唐川也很喜欢小姑娘,辅导完功课就跟她唠嗑。


“有次课间,我跟石泓手拉手上厕所,然后……”


“唐叔叔,男孩子手拉手上厕所不会很奇怪么?”


“啊?有么?”


见过大世面的陈婧端着果盘默默转身,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给女儿重新找个家庭教师。


 


 


下雪了。


石泓约唐川一起去爬山,看雪景。


唐教授拾掇了几样东西揣到包里就出发了,到了汇合地点一看,石泓背着一人高的大包。


唐川有点儿懵:“不是就去一天么?”


石泓颠颠包:“山里的事情不好说,有备无患,万一大雪封山呢。”


 


唐川看石泓,石泓给他看。唐川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我怎么觉提到大雪封山你很开心呐。”


石泓满含诚挚的目光:“哪有,心里正发愁呢。”


石泓开心么?


是的,再加一个很字。


唐川莫名发抖:“山里真冷。”


 


冰冷的河水灌进领口的时候,唐川后悔了,他就不该来这破地儿!就那么一点高度,他跳下来的时候居然没站稳,一个没收住直接砸河里了,好好的冰层被他砸出来一个大洞。得亏河小水浅,唐大教授才没光荣在这深山老林里。


 石泓憋着笑,努力维持面瘫淡然的表情,把唐川从水里拽出来,替他抹了脸上的冰渣子,恩,依旧是一张顶好看的脸。


石泓在木屋外劈柴,唐川在屋里换衣服。等石泓进去的时候,唐教授已经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严丝合缝,啥也看不见。石老师略有些遗憾。


拢了火,俩人披着毯子默默无言。石泓的手轻轻的敲打着胳膊,与衣料撞击产生的声音覆盖了两人的呼吸。


突然,唐川在杂乱的敲击声中听到了一串熟悉的节奏,双清澈的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石泓。


石泓没有回避,回望过去。火光映在眼中,仿佛点点繁星,这个孤独的淡漠的人在此刻,突然迸发出了激烈的情感。


敲击声继续,唐川的心脏不有自主的随着这个节奏跳动。


一串摩斯码,意思是:


我爱你。


 


当石泓楼上他的腰时,唐川一瞬间僵硬了。男人低沉好听的气声在耳边响起:“我遇到了一道非常难解的题。”


唐川强自镇定:“那你解开了么?”


一只手抚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


“正在解。”


 


 


寂静的深山里,雪越下越大,突然有一股暖流汇入冰封的河流,或深或浅间不断深入,融化了一摊春水,遮盖了夜的呢喃。


不是函数问题,不是几何问题,是命运的奇迹。




-完-


圈地自萌,不喜勿掐。感谢你的阅读。


话说我也不知道这对儿cp该叫啥,就随便写了。



评论(2)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