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池男神最帅了

[SBSS]一見鍾情

啊啊啊啊谢谢大大,真的超级超级甜甜甜🙈🙈🙈🙈

初拾:

@桐姑娘呀 你的點梗寫好了囉✩一點點神夏提及


Sirius POV


西里斯一直沒有忘記第一次見到西弗勒斯的畫面,那天他和莉莉一大早就去處理入室搶劫的案子之後又匆匆忙忙趕到發生兇殺案的大樓,當他踏進現場,一個穿著帽T和牛仔褲的男人雙手抱胸滿臉陰沉的把在場所有的警察諷刺一遍,他的好友及同事被氣得跳腳卻無法反駁,或許平時西里斯會幫好友反擊回去但是他被對方赤裸的腳掌分了神,蒼白如同白玉一般無瑕,他不受控地走上前,脾氣古怪的男人冷冷地睨視著他。


「我是西里斯布萊克,抱歉我的同事給你添麻煩了。」無視後方詹姆不敢置信的大叫。


男人遲疑了一下,但他還是伸出了手「西弗勒斯斯內普,您好。」那一剎那,西里斯彷彿聽到兩人的婚禮進行曲,交握的手是宣示的諾言,警察偷偷摸了一下西弗勒斯手指上的繭後才依依不捨地鬆開。


「西弗?你回來啦?」他的搭檔抱住男人,好羨慕啊,西里斯心想並攔住快要暴走的詹姆,後來他才知道這個人便是他們局內新的法醫也是莉莉青梅竹馬的好友。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是全英國最年輕的法醫,技術精湛的他卻申請調離蘇格蘭場,他實在無法繼續生活在有福爾摩斯的倫敦,自從夏洛克來了以後蘇格蘭場的破案率直線上升,但夏洛克招仇恨的體質讓他的工作量大增,為什麼倫敦會有這麼多連環殺手?長期的睡眠不足讓他決定回到自己的故鄉。上帝保佑安德森不會被夏洛克氣死。


那天他剛從倫敦飛回來,迷迷糊糊之間門就被粗魯地撞開,還未睡上幾分鐘的暴躁加上被懷疑是兇手,他不耐煩地說出屍體上的線索並諷刺那群空有腦袋的警察,把所有人都氣得說不出話來,然後那個男人就出現了,一雙灰眼睛,不羈的氣質,讓他的心臟漏跳了幾拍,握手的瞬間他竟然有想要暫停時間的慾望。不得不說這讓他開始期待未來的生活了,雖然在還沒開工之前他就已經得罪了一半的同事。


Sirius POV


西里斯愉悅地哼著小調拎著一盒甜甜圈,他整理一下儀容,敲了敲門。


「西弗~來吃下午茶吧!」他擺出自己最帥氣的姿勢,可惜他想要表現的對象完全沒有看向他。


「西弗————」


「布萊克先生,我都不知道現在的警察都這麼無所事事。」男人摘下眼鏡揉了揉鼻翼。


「只是順路而已,來嘛!很好吃的。」法醫勉強地咬了一口撒滿糖粉麵糰。


「怎麼樣?」


「不錯。」


「太好啦!對了,你今天晚上要一起去吃飯嗎?河邊有一家餐廳還蠻好吃的。」


「我七點之後有空。」


「那我七點再來找你,先走囉!」西弗勒斯真是太瘦了,下次要去吃什麼才好呢?


Severus POV


盒子裡的甜甜圈只剩下半個,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組成一個個醫學專用單字,西弗勒斯轉身前往冰櫃,刀刃精準切開皮膚,一雙手有條不紊地解剖展示臺上的人體,法醫嘆了一口氣開始縫合,他有些疲倦地扯下手套,想起昨天和莉莉一起去酒吧。


「你胖了!」


「我以為這是你期盼的。」


「西里斯會把你寵壞的。」


「我不知道這跟布萊克有什麼關系。」


「你就在裝吧,他還特地來問我你的喜好。」西弗勒斯乾咳一聲,默默喝了一口啤酒。


「喔,西弗長大了,有喜歡的人了。」


「閉嘴。」他低吼。


「他一直維護你呢~」絲毫不懂委婉為何物的西弗勒斯很快又得罪他另一半的同事,如果不是西里斯幫他說了好話大概不到一天他就會被那群憤怒的警察撕成碎片,躺在他心愛的停屍間裡。


「好啦!祝你好運!」他悶悶地和莉莉碰了酒杯。


西弗勒斯看著還有一半的報告書,時針指向11,他起身收拾好桌面,帶好圍巾,這是上一次聖誕節時西里斯送他的,還有手套也是西里斯說在路上看到覺得適合他就買下來了,或許是時候了......


Sirius POV


「所以你覺得這間餐廳怎麼樣?」兩人漫步在冬日的街道。


「下次可以再去一次。」


「真高興你喜歡。」然後兩人之間便沉默下來,啊啊啊啊,西里斯布萊克給我說一些什麼都好。


「我說....!!!」一隻手握住了他的手,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西弗勒斯。


「天氣這麼冷還不帶手套。」男人在說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向他,耳朵紅得好像要燒起來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西里斯心虛地笑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巨大的喜悅淹沒了他,西弗牽我的手了,他在心裡咆哮,真該拍下來丟在那群賭我追不到西弗的人的臉上「你假日有空嗎?上次處理案件的地點有一個不錯的餐廳。」


「你說那件分屍案?」


「對呀,沒想到那麼偏僻的小鎮也有那麼好吃的燒烤。」


「如果我們去的時候沒有發生案件。」


「之後我們可以去附近的海邊走走。」


「那邊發生什麼了?」


「連環爆炸案的主謀企圖從海上逃離。」兩人有說有笑,寒夜裡,一絲絲的溫暖。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一直沒有告訴西里斯其實大部分他們一起去用餐的餐廳他都已經吃過了,畢竟這裡是他的故鄉,而且在倫敦工作時他也會利用休假期間回來拜訪莉莉。但是他不想看到那張臉上出現任何一點失落,就像莉莉說的那樣,他—西弗勒斯斯內普徹底成了愛情的俘虜。從前他便不怎麼相信,或許是因為看多太多因為愛情而喪生的屍體,而一見鍾情對他來說也只是存於童話的夢幻。


飯後西里斯提議散散步消食,對於平時到案發現場都嫌麻煩的法醫卻答應了,他們在倫敦街頭漫無目的地行走。一路上都是西里斯的聲音,從犯人的罪刑講到警局裡的八卦,之後他大概是無話可說,乾巴巴地問上了一句他早就回答過的問題,尷尬的氣氛蔓延兩人之間。


西弗勒斯瞥了一眼想著新話題的男人,吸了口氣牽起對方冰冷的手,他一直懷疑現在穿戴的手套根本是西里斯的,幼稚但他卻覺得可愛的小伎倆。看到被他意外之舉嚇得呆愣的西里斯,西弗勒斯愉悅地勾起嘴角,看在西里斯那麼努力追求的份上,他就勉為其難的當這隻蠢狗的男朋友好了,不過他也要限制一下他們出去用餐的次數,新買的褲子可能無法再承受他腰圍的成長,按照西里斯想要帶他吃遍所有餐廳的計畫。兩顆相交的心,看來這個冬天不會太冷。


END


彩蛋:


「不。」


「為什麼?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就知道你喜歡上了菲利普。」西里斯大聲嚎哭卻沒有半滴眼淚流出。


「第一我愛你,第二他叫法蘭克。」


「那你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去吃飯?」


「我已經胖了七公斤了,我不想把所有薪水花在褲子上。」西弗勒斯哀嘆自己長出來的小肚子。


「你是應該多運動了。」


「謝謝,如果我想要的話當年我就會去考警察而不是法醫了。」


「好吧,不過我有一個很適合你的運動。」


「運動這個詞就讓我反胃了。」


「來嘛!試試看吧!」西弗勒斯半信半疑地跟著西里斯離開辦公室。


十分鐘後......


「給我起來,你個混蛋。」


「我在幫你啊。」


「放開..嗯別碰那~」


「快點,你不是想要維持身材嗎?」


又過了幾分鐘......


「不...不行....」


「乖,再一下就好了。」


「......我腿軟。」


「那換個姿勢好了。」


「真的....嗯嗯啊啊」


隔天西弗勒斯請了假,當莉莉詢問原因的時候西里斯回答他運動時不小心傷了腰。


END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