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男生最帅了

一派的天真稚气,不食人间烟火

我想考去北京
和他一起
❤️

一事无成的大三,好丧啊

[SBSS]一見鍾情

啊啊啊啊谢谢大大,真的超级超级甜甜甜🙈🙈🙈🙈

初拾:

@桐姑娘呀 你的點梗寫好了囉✩一點點神夏提及


Sirius POV


西里斯一直沒有忘記第一次見到西弗勒斯的畫面,那天他和莉莉一大早就去處理入室搶劫的案子之後又匆匆忙忙趕到發生兇殺案的大樓,當他踏進現場,一個穿著帽T和牛仔褲的男人雙手抱胸滿臉陰沉的把在場所有的警察諷刺一遍,他的好友及同事被氣得跳腳卻無法反駁,或許平時西里斯會幫好友反擊回去但是他被對方赤裸的腳掌分了神,蒼白如同白玉一般無瑕,他不受控地走上前,脾氣古怪的男人冷冷地睨視著他。


「我是西里斯布萊克,抱歉我的同事給你添麻煩了。」無視後方詹姆不敢置信的大叫。


男人遲疑了一下,但他還是伸出了手「西弗勒斯斯內普,您好。」那一剎那,西里斯彷彿聽到兩人的婚禮進行曲,交握的手是宣示的諾言,警察偷偷摸了一下西弗勒斯手指上的繭後才依依不捨地鬆開。


「西弗?你回來啦?」他的搭檔抱住男人,好羨慕啊,西里斯心想並攔住快要暴走的詹姆,後來他才知道這個人便是他們局內新的法醫也是莉莉青梅竹馬的好友。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是全英國最年輕的法醫,技術精湛的他卻申請調離蘇格蘭場,他實在無法繼續生活在有福爾摩斯的倫敦,自從夏洛克來了以後蘇格蘭場的破案率直線上升,但夏洛克招仇恨的體質讓他的工作量大增,為什麼倫敦會有這麼多連環殺手?長期的睡眠不足讓他決定回到自己的故鄉。上帝保佑安德森不會被夏洛克氣死。


那天他剛從倫敦飛回來,迷迷糊糊之間門就被粗魯地撞開,還未睡上幾分鐘的暴躁加上被懷疑是兇手,他不耐煩地說出屍體上的線索並諷刺那群空有腦袋的警察,把所有人都氣得說不出話來,然後那個男人就出現了,一雙灰眼睛,不羈的氣質,讓他的心臟漏跳了幾拍,握手的瞬間他竟然有想要暫停時間的慾望。不得不說這讓他開始期待未來的生活了,雖然在還沒開工之前他就已經得罪了一半的同事。


Sirius POV


西里斯愉悅地哼著小調拎著一盒甜甜圈,他整理一下儀容,敲了敲門。


「西弗~來吃下午茶吧!」他擺出自己最帥氣的姿勢,可惜他想要表現的對象完全沒有看向他。


「西弗————」


「布萊克先生,我都不知道現在的警察都這麼無所事事。」男人摘下眼鏡揉了揉鼻翼。


「只是順路而已,來嘛!很好吃的。」法醫勉強地咬了一口撒滿糖粉麵糰。


「怎麼樣?」


「不錯。」


「太好啦!對了,你今天晚上要一起去吃飯嗎?河邊有一家餐廳還蠻好吃的。」


「我七點之後有空。」


「那我七點再來找你,先走囉!」西弗勒斯真是太瘦了,下次要去吃什麼才好呢?


Severus POV


盒子裡的甜甜圈只剩下半個,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組成一個個醫學專用單字,西弗勒斯轉身前往冰櫃,刀刃精準切開皮膚,一雙手有條不紊地解剖展示臺上的人體,法醫嘆了一口氣開始縫合,他有些疲倦地扯下手套,想起昨天和莉莉一起去酒吧。


「你胖了!」


「我以為這是你期盼的。」


「西里斯會把你寵壞的。」


「我不知道這跟布萊克有什麼關系。」


「你就在裝吧,他還特地來問我你的喜好。」西弗勒斯乾咳一聲,默默喝了一口啤酒。


「喔,西弗長大了,有喜歡的人了。」


「閉嘴。」他低吼。


「他一直維護你呢~」絲毫不懂委婉為何物的西弗勒斯很快又得罪他另一半的同事,如果不是西里斯幫他說了好話大概不到一天他就會被那群憤怒的警察撕成碎片,躺在他心愛的停屍間裡。


「好啦!祝你好運!」他悶悶地和莉莉碰了酒杯。


西弗勒斯看著還有一半的報告書,時針指向11,他起身收拾好桌面,帶好圍巾,這是上一次聖誕節時西里斯送他的,還有手套也是西里斯說在路上看到覺得適合他就買下來了,或許是時候了......


Sirius POV


「所以你覺得這間餐廳怎麼樣?」兩人漫步在冬日的街道。


「下次可以再去一次。」


「真高興你喜歡。」然後兩人之間便沉默下來,啊啊啊啊,西里斯布萊克給我說一些什麼都好。


「我說....!!!」一隻手握住了他的手,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西弗勒斯。


「天氣這麼冷還不帶手套。」男人在說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向他,耳朵紅得好像要燒起來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西里斯心虛地笑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巨大的喜悅淹沒了他,西弗牽我的手了,他在心裡咆哮,真該拍下來丟在那群賭我追不到西弗的人的臉上「你假日有空嗎?上次處理案件的地點有一個不錯的餐廳。」


「你說那件分屍案?」


「對呀,沒想到那麼偏僻的小鎮也有那麼好吃的燒烤。」


「如果我們去的時候沒有發生案件。」


「之後我們可以去附近的海邊走走。」


「那邊發生什麼了?」


「連環爆炸案的主謀企圖從海上逃離。」兩人有說有笑,寒夜裡,一絲絲的溫暖。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一直沒有告訴西里斯其實大部分他們一起去用餐的餐廳他都已經吃過了,畢竟這裡是他的故鄉,而且在倫敦工作時他也會利用休假期間回來拜訪莉莉。但是他不想看到那張臉上出現任何一點失落,就像莉莉說的那樣,他—西弗勒斯斯內普徹底成了愛情的俘虜。從前他便不怎麼相信,或許是因為看多太多因為愛情而喪生的屍體,而一見鍾情對他來說也只是存於童話的夢幻。


飯後西里斯提議散散步消食,對於平時到案發現場都嫌麻煩的法醫卻答應了,他們在倫敦街頭漫無目的地行走。一路上都是西里斯的聲音,從犯人的罪刑講到警局裡的八卦,之後他大概是無話可說,乾巴巴地問上了一句他早就回答過的問題,尷尬的氣氛蔓延兩人之間。


西弗勒斯瞥了一眼想著新話題的男人,吸了口氣牽起對方冰冷的手,他一直懷疑現在穿戴的手套根本是西里斯的,幼稚但他卻覺得可愛的小伎倆。看到被他意外之舉嚇得呆愣的西里斯,西弗勒斯愉悅地勾起嘴角,看在西里斯那麼努力追求的份上,他就勉為其難的當這隻蠢狗的男朋友好了,不過他也要限制一下他們出去用餐的次數,新買的褲子可能無法再承受他腰圍的成長,按照西里斯想要帶他吃遍所有餐廳的計畫。兩顆相交的心,看來這個冬天不會太冷。


END


彩蛋:


「不。」


「為什麼?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就知道你喜歡上了菲利普。」西里斯大聲嚎哭卻沒有半滴眼淚流出。


「第一我愛你,第二他叫法蘭克。」


「那你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去吃飯?」


「我已經胖了七公斤了,我不想把所有薪水花在褲子上。」西弗勒斯哀嘆自己長出來的小肚子。


「你是應該多運動了。」


「謝謝,如果我想要的話當年我就會去考警察而不是法醫了。」


「好吧,不過我有一個很適合你的運動。」


「運動這個詞就讓我反胃了。」


「來嘛!試試看吧!」西弗勒斯半信半疑地跟著西里斯離開辦公室。


十分鐘後......


「給我起來,你個混蛋。」


「我在幫你啊。」


「放開..嗯別碰那~」


「快點,你不是想要維持身材嗎?」


又過了幾分鐘......


「不...不行....」


「乖,再一下就好了。」


「......我腿軟。」


「那換個姿勢好了。」


「真的....嗯嗯啊啊」


隔天西弗勒斯請了假,當莉莉詢問原因的時候西里斯回答他運動時不小心傷了腰。


END

某学院画风清奇的资源站

祝:石老师和唐教授百年好合:)
哎呀呀,是不是缺个证婚人啊

分享两个甜甜的梗
1、唐教授要去某地进行密闭式集训,临行前鼓起勇气向石老师告白。
石老师说:“这不合逻辑。”
唐教授说:“我的逻辑就是怕你在我我集训这半个月被别人抢了!”

2、唐教授和石老师打羽毛球
唐老师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坐在地上不起来。石老师去拉他,反而被他拉着坐在了地上,唐老师赌着嘴说:“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花有重开日

对面的男子抬了抬头,目光透过过长的刘海与唐川交汇,片刻后又移开。”嗯“

石泓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老旧的铁门,门仿佛不堪重负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唐川注意到石泓的手指,指尖微微泛白,食指上有厚厚的老茧,皮肤暗淡而粗糙。

石泓的家很乱,不大的空间都被一本又一本的大部头填满,让人无处落脚。石泓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野:“我们出去....."

"国际数学物理协会,你也在啊,我怎么这些年从没遇见。”

“是啊”石泓盯着看着国家快递,好一会才接话。

“你刚刚说什么?要不我们出去边吃边说?”唐川丝毫没有受环境的影响,自来熟的开口。

“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16年了?”饭桌上,唐川眯着眼睛愉悦的打量石泓。一如既往的阴沉。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背还是驼着,头还是低着,长长的刘海下还是那样一双深沉的眼睛“你还是没变啊,还和中学一样。”

“从毕业那天算起,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石泓突如其来的开口,这是重逢以来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唐川笑弯了眼睛。““说实话毕业之后我几次想找你,却没找到。”

“搬了几次家,以前的老同学都没怎么联系了。”石泓苦笑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年来的变故。

"不过这次我找到你了,就不会在让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唐川直勾勾的看向石泓:”我们的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要不我们比比?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这道题也太简单了吧。“

”这只是个热身。“

石泓,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后,我们终于又相遇了。

------------------------------------------------------------------------

把他们相遇的时间调前了,希望在这个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的时空里他们可以幸福:)

求助!唐教授和石老师的恋爱日常
单身的小姑娘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甜腻腻的恋爱日常是什么样子。小天使们有可以提供的素材,或者任何想看的梗都可以点🍃🍃🍃

花有重开日

写在最前面:我是半个原著党,但是看原著的时候真的特别压抑,汤川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赢石神,以至于到了最后那个双输的结局。

四月一日刷完了中国版,突然如释重负。

站在汤川(汤川学)的角度,无论其中有怎样的隐情,只要是一个对着警徽宣誓过的警察就会揭露真相,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法律,让真相大白。(即使加贺也会这么做)

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输

------------------------------------------------------------------------

这篇是个平行时空,他们相遇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希望唐教授成为石泓的救赎,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好一生。(出题答题谈恋爱的日常或者做点羞羞的事情)

ps:电影版的配音不知为何让我分分钟出戏,违和感太强烈

------------------------------------------------------------------------

“你在研究四色问题”操场上其他同学都在嘻嘻哈哈的四散打闹,小小的石泓安安静静的坐在阴影处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你懂?”石泓抬头,微微向前倾,透过遮住眼睛的刘海看着白衬衫黑西裤小白杨似的笔挺笔挺的站着。

“我没有在研究这个,四色问题早就被证明出来了”小白杨骄傲的抬着下巴,这时候又想小孔雀了。

“那是用计算机推演出来的,我在研究如何用数学的方法最优雅的证明出来”

”每次我都能分辨出一个教室里最聪明的人“

”是你自己吗“

”这次我倒有些不确定了,不如我们互相出题考对方吧。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石泓没有接话,只是一如既往的用看数学般温柔的眼神看着唐川。唐川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然后恶作剧一样的开口”那我先来,你猜猜看我喜不喜欢你“

唐川从梦中惊醒。

看了看闹钟——凌晨三点四十八。

他捏了捏眉心,瞥了一眼摆在床头的《四色原理》。

石泓,我们有多久没见?

十五年了吧。

当第一次发现自己失去石泓音讯的时候,唐川问遍了身边所有的人,老师,同学,所有人都对他摇了摇头。经过了最初的失落后,唐川反而淡定了,他了解石泓,那是一个价值观完全由数学构建的人,他相信这样的人终有一日会在数学界大放异彩

”我们还会相遇的,不急“十五岁的唐川这样催眠般的安慰自己。

唐川想过许许多多和石泓重逢的瞬间。比如在某个学术研讨会上,四色原理被用数学的方法证明出来了。比如在某个午后,一排无人问津的数学类书籍后面,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再或者某本数理杂志上,铅字印刷的石泓二字。

可他没有想到,二人的重逢如此的平淡。

这天,唐川放弃了自己健身的安排,突发奇想打算去江边跑步。

还是和几年前一样:老阿姨们在跳广场舞,音乐从最炫名族风换成了小苹果,情侣们早早霸占了视野最好的长凳,路边的流浪汉依旧在日复一日的瞧着易拉罐。一切都没变啊

迎面走来一个人。

脚上一双不就不新贱满了泥点的皮鞋,一条过于肥大有些耷拉着的裤子,身上是一件同样半旧不新的外套,袖口上还占了一圈粉笔灰,佝偻着背,有些营养不良,蜡黄的脸,过长的刘海,以及常年驱之不散的阴郁之气。

”石泓!“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