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姑娘呀

会打辩论的学数学的池男神最帅了

[SBSS]一見鍾情

啊啊啊啊谢谢大大,真的超级超级甜甜甜🙈🙈🙈🙈

初拾:

@桐姑娘呀 你的點梗寫好了囉✩一點點神夏提及


Sirius POV


西里斯一直沒有忘記第一次見到西弗勒斯的畫面,那天他和莉莉一大早就去處理入室搶劫的案子之後又匆匆忙忙趕到發生兇殺案的大樓,當他踏進現場,一個穿著帽T和牛仔褲的男人雙手抱胸滿臉陰沉的把在場所有的警察諷刺一遍,他的好友及同事被氣得跳腳卻無法反駁,或許平時西里斯會幫好友反擊回去但是他被對方赤裸的腳掌分了神,蒼白如同白玉一般無瑕,他不受控地走上前,脾氣古怪的男人冷冷地睨視著他。


「我是西里斯布萊克,抱歉我的同事給你添麻煩了。」無視後方詹姆不敢置信的大叫。


男人遲疑了一下,但他還是伸出了手「西弗勒斯斯內普,您好。」那一剎那,西里斯彷彿聽到兩人的婚禮進行曲,交握的手是宣示的諾言,警察偷偷摸了一下西弗勒斯手指上的繭後才依依不捨地鬆開。


「西弗?你回來啦?」他的搭檔抱住男人,好羨慕啊,西里斯心想並攔住快要暴走的詹姆,後來他才知道這個人便是他們局內新的法醫也是莉莉青梅竹馬的好友。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是全英國最年輕的法醫,技術精湛的他卻申請調離蘇格蘭場,他實在無法繼續生活在有福爾摩斯的倫敦,自從夏洛克來了以後蘇格蘭場的破案率直線上升,但夏洛克招仇恨的體質讓他的工作量大增,為什麼倫敦會有這麼多連環殺手?長期的睡眠不足讓他決定回到自己的故鄉。上帝保佑安德森不會被夏洛克氣死。


那天他剛從倫敦飛回來,迷迷糊糊之間門就被粗魯地撞開,還未睡上幾分鐘的暴躁加上被懷疑是兇手,他不耐煩地說出屍體上的線索並諷刺那群空有腦袋的警察,把所有人都氣得說不出話來,然後那個男人就出現了,一雙灰眼睛,不羈的氣質,讓他的心臟漏跳了幾拍,握手的瞬間他竟然有想要暫停時間的慾望。不得不說這讓他開始期待未來的生活了,雖然在還沒開工之前他就已經得罪了一半的同事。


Sirius POV


西里斯愉悅地哼著小調拎著一盒甜甜圈,他整理一下儀容,敲了敲門。


「西弗~來吃下午茶吧!」他擺出自己最帥氣的姿勢,可惜他想要表現的對象完全沒有看向他。


「西弗————」


「布萊克先生,我都不知道現在的警察都這麼無所事事。」男人摘下眼鏡揉了揉鼻翼。


「只是順路而已,來嘛!很好吃的。」法醫勉強地咬了一口撒滿糖粉麵糰。


「怎麼樣?」


「不錯。」


「太好啦!對了,你今天晚上要一起去吃飯嗎?河邊有一家餐廳還蠻好吃的。」


「我七點之後有空。」


「那我七點再來找你,先走囉!」西弗勒斯真是太瘦了,下次要去吃什麼才好呢?


Severus POV


盒子裡的甜甜圈只剩下半個,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組成一個個醫學專用單字,西弗勒斯轉身前往冰櫃,刀刃精準切開皮膚,一雙手有條不紊地解剖展示臺上的人體,法醫嘆了一口氣開始縫合,他有些疲倦地扯下手套,想起昨天和莉莉一起去酒吧。


「你胖了!」


「我以為這是你期盼的。」


「西里斯會把你寵壞的。」


「我不知道這跟布萊克有什麼關系。」


「你就在裝吧,他還特地來問我你的喜好。」西弗勒斯乾咳一聲,默默喝了一口啤酒。


「喔,西弗長大了,有喜歡的人了。」


「閉嘴。」他低吼。


「他一直維護你呢~」絲毫不懂委婉為何物的西弗勒斯很快又得罪他另一半的同事,如果不是西里斯幫他說了好話大概不到一天他就會被那群憤怒的警察撕成碎片,躺在他心愛的停屍間裡。


「好啦!祝你好運!」他悶悶地和莉莉碰了酒杯。


西弗勒斯看著還有一半的報告書,時針指向11,他起身收拾好桌面,帶好圍巾,這是上一次聖誕節時西里斯送他的,還有手套也是西里斯說在路上看到覺得適合他就買下來了,或許是時候了......


Sirius POV


「所以你覺得這間餐廳怎麼樣?」兩人漫步在冬日的街道。


「下次可以再去一次。」


「真高興你喜歡。」然後兩人之間便沉默下來,啊啊啊啊,西里斯布萊克給我說一些什麼都好。


「我說....!!!」一隻手握住了他的手,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西弗勒斯。


「天氣這麼冷還不帶手套。」男人在說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向他,耳朵紅得好像要燒起來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西里斯心虛地笑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巨大的喜悅淹沒了他,西弗牽我的手了,他在心裡咆哮,真該拍下來丟在那群賭我追不到西弗的人的臉上「你假日有空嗎?上次處理案件的地點有一個不錯的餐廳。」


「你說那件分屍案?」


「對呀,沒想到那麼偏僻的小鎮也有那麼好吃的燒烤。」


「如果我們去的時候沒有發生案件。」


「之後我們可以去附近的海邊走走。」


「那邊發生什麼了?」


「連環爆炸案的主謀企圖從海上逃離。」兩人有說有笑,寒夜裡,一絲絲的溫暖。


Severus POV


西弗勒斯一直沒有告訴西里斯其實大部分他們一起去用餐的餐廳他都已經吃過了,畢竟這裡是他的故鄉,而且在倫敦工作時他也會利用休假期間回來拜訪莉莉。但是他不想看到那張臉上出現任何一點失落,就像莉莉說的那樣,他—西弗勒斯斯內普徹底成了愛情的俘虜。從前他便不怎麼相信,或許是因為看多太多因為愛情而喪生的屍體,而一見鍾情對他來說也只是存於童話的夢幻。


飯後西里斯提議散散步消食,對於平時到案發現場都嫌麻煩的法醫卻答應了,他們在倫敦街頭漫無目的地行走。一路上都是西里斯的聲音,從犯人的罪刑講到警局裡的八卦,之後他大概是無話可說,乾巴巴地問上了一句他早就回答過的問題,尷尬的氣氛蔓延兩人之間。


西弗勒斯瞥了一眼想著新話題的男人,吸了口氣牽起對方冰冷的手,他一直懷疑現在穿戴的手套根本是西里斯的,幼稚但他卻覺得可愛的小伎倆。看到被他意外之舉嚇得呆愣的西里斯,西弗勒斯愉悅地勾起嘴角,看在西里斯那麼努力追求的份上,他就勉為其難的當這隻蠢狗的男朋友好了,不過他也要限制一下他們出去用餐的次數,新買的褲子可能無法再承受他腰圍的成長,按照西里斯想要帶他吃遍所有餐廳的計畫。兩顆相交的心,看來這個冬天不會太冷。


END


彩蛋:


「不。」


「為什麼?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就知道你喜歡上了菲利普。」西里斯大聲嚎哭卻沒有半滴眼淚流出。


「第一我愛你,第二他叫法蘭克。」


「那你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去吃飯?」


「我已經胖了七公斤了,我不想把所有薪水花在褲子上。」西弗勒斯哀嘆自己長出來的小肚子。


「你是應該多運動了。」


「謝謝,如果我想要的話當年我就會去考警察而不是法醫了。」


「好吧,不過我有一個很適合你的運動。」


「運動這個詞就讓我反胃了。」


「來嘛!試試看吧!」西弗勒斯半信半疑地跟著西里斯離開辦公室。


十分鐘後......


「給我起來,你個混蛋。」


「我在幫你啊。」


「放開..嗯別碰那~」


「快點,你不是想要維持身材嗎?」


又過了幾分鐘......


「不...不行....」


「乖,再一下就好了。」


「......我腿軟。」


「那換個姿勢好了。」


「真的....嗯嗯啊啊」


隔天西弗勒斯請了假,當莉莉詢問原因的時候西里斯回答他運動時不小心傷了腰。


END

某学院画风清奇的资源站

祝:石老师和唐教授百年好合:)
哎呀呀,是不是缺个证婚人啊

分享两个甜甜的梗
1、唐教授要去某地进行密闭式集训,临行前鼓起勇气向石老师告白。
石老师说:“这不合逻辑。”
唐教授说:“我的逻辑就是怕你在我我集训这半个月被别人抢了!”

2、唐教授和石老师打羽毛球
唐老师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坐在地上不起来。石老师去拉他,反而被他拉着坐在了地上,唐老师赌着嘴说:“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花有重开日

对面的男子抬了抬头,目光透过过长的刘海与唐川交汇,片刻后又移开。”嗯“

石泓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老旧的铁门,门仿佛不堪重负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唐川注意到石泓的手指,指尖微微泛白,食指上有厚厚的老茧,皮肤暗淡而粗糙。

石泓的家很乱,不大的空间都被一本又一本的大部头填满,让人无处落脚。石泓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野:“我们出去....."

"国际数学物理协会,你也在啊,我怎么这些年从没遇见。”

“是啊”石泓盯着看着国家快递,好一会才接话。

“你刚刚说什么?要不我们出去边吃边说?”唐川丝毫没有受环境的影响,自来熟的开口。

“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16年了?”饭桌上,唐川眯着眼睛愉悦的打量石泓。一如既往的阴沉。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背还是驼着,头还是低着,长长的刘海下还是那样一双深沉的眼睛“你还是没变啊,还和中学一样。”

“从毕业那天算起,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石泓突如其来的开口,这是重逢以来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唐川笑弯了眼睛。““说实话毕业之后我几次想找你,却没找到。”

“搬了几次家,以前的老同学都没怎么联系了。”石泓苦笑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年来的变故。

"不过这次我找到你了,就不会在让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唐川直勾勾的看向石泓:”我们的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要不我们比比?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这道题也太简单了吧。“

”这只是个热身。“

石泓,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后,我们终于又相遇了。

------------------------------------------------------------------------

把他们相遇的时间调前了,希望在这个十五年两个月又十四天的时空里他们可以幸福:)

求助!唐教授和石老师的恋爱日常
单身的小姑娘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甜腻腻的恋爱日常是什么样子。小天使们有可以提供的素材,或者任何想看的梗都可以点🍃🍃🍃

花有重开日

写在最前面:我是半个原著党,但是看原著的时候真的特别压抑,汤川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赢石神,以至于到了最后那个双输的结局。

四月一日刷完了中国版,突然如释重负。

站在汤川(汤川学)的角度,无论其中有怎样的隐情,只要是一个对着警徽宣誓过的警察就会揭露真相,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法律,让真相大白。(即使加贺也会这么做)

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输

------------------------------------------------------------------------

这篇是个平行时空,他们相遇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希望唐教授成为石泓的救赎,真心希望他们能过好一生。(出题答题谈恋爱的日常或者做点羞羞的事情)

ps:电影版的配音不知为何让我分分钟出戏,违和感太强烈

------------------------------------------------------------------------

“你在研究四色问题”操场上其他同学都在嘻嘻哈哈的四散打闹,小小的石泓安安静静的坐在阴影处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你懂?”石泓抬头,微微向前倾,透过遮住眼睛的刘海看着白衬衫黑西裤小白杨似的笔挺笔挺的站着。

“我没有在研究这个,四色问题早就被证明出来了”小白杨骄傲的抬着下巴,这时候又想小孔雀了。

“那是用计算机推演出来的,我在研究如何用数学的方法最优雅的证明出来”

”每次我都能分辨出一个教室里最聪明的人“

”是你自己吗“

”这次我倒有些不确定了,不如我们互相出题考对方吧。谁赢了,谁就是最聪明的”

石泓没有接话,只是一如既往的用看数学般温柔的眼神看着唐川。唐川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然后恶作剧一样的开口”那我先来,你猜猜看我喜不喜欢你“

唐川从梦中惊醒。

看了看闹钟——凌晨三点四十八。

他捏了捏眉心,瞥了一眼摆在床头的《四色原理》。

石泓,我们有多久没见?

十五年了吧。

当第一次发现自己失去石泓音讯的时候,唐川问遍了身边所有的人,老师,同学,所有人都对他摇了摇头。经过了最初的失落后,唐川反而淡定了,他了解石泓,那是一个价值观完全由数学构建的人,他相信这样的人终有一日会在数学界大放异彩

”我们还会相遇的,不急“十五岁的唐川这样催眠般的安慰自己。

唐川想过许许多多和石泓重逢的瞬间。比如在某个学术研讨会上,四色原理被用数学的方法证明出来了。比如在某个午后,一排无人问津的数学类书籍后面,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再或者某本数理杂志上,铅字印刷的石泓二字。

可他没有想到,二人的重逢如此的平淡。

这天,唐川放弃了自己健身的安排,突发奇想打算去江边跑步。

还是和几年前一样:老阿姨们在跳广场舞,音乐从最炫名族风换成了小苹果,情侣们早早霸占了视野最好的长凳,路边的流浪汉依旧在日复一日的瞧着易拉罐。一切都没变啊

迎面走来一个人。

脚上一双不就不新贱满了泥点的皮鞋,一条过于肥大有些耷拉着的裤子,身上是一件同样半旧不新的外套,袖口上还占了一圈粉笔灰,佝偻着背,有些营养不良,蜡黄的脸,过长的刘海,以及常年驱之不散的阴郁之气。

”石泓!“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石泓x唐川】嫌疑人x的献身丨最难的谜题

圈地自萌,谢谢太太的粮🙈🙈🙈

温白:

国产嫌疑人x的献身电影剧情向!


石泓x唐川   拆cp和逆cp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可以退出了。


如果你是同好,请往下看。


 昨天看完嫌疑人x的献身就掉了泓川坑,这个cp是这么说的吧?太萌了,然而没有粮吃,饿了一夜,决定割肉自救,自产自销。有没有人看无所谓,自己爽了就行。but,如果真有同好,请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见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ooc属于我。


============




罗警官最近有些颓丧。


他发现自己长期投喂的唐教授,已经连续三次拒绝了他的爱心三明治。作为一个连咖啡杯都懒得洗的十级生活残障,基本可以排除唐川自己开火做饭的可能。


唐川对着一本数学书笑的褶子尽现。


罗警官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他家白菜,很有可能被猪拱了……


有点欣慰,还有一点心酸罗警官表示,为了哀悼他家被拱的白菜,中午要出去吃顿好的,安慰一下受伤的小心脏。考虑了一下钱包,他选择了一家看起来比较经济实惠的小吃店。


“每一样看起来都很好吃。”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罗淼噎了一下。扭头一看,发现那颗让自己纠结了几天的大白菜,水灵灵的杵在收银台前,仰着头看贴在墙上的特色套餐,罗淼发誓,他听见白菜咽口水的声音了。


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唐教授只是找到了一家比较对胃口的饭馆而已?还没等罗淼捋清,唐教授就对着老板娘笑了,极其温柔,极其满足。


艾玛,难道是看上人家老板娘了?


罗淼打算悄悄出去,坐在门口的车里继续观察,直接在店里撞上,唐川估计会有些尴尬。罗警官觉得自己十分的善解人意。


唐川没有发现罗淼的行迹,他点了一份招牌套餐,一份双拼套餐之后,就坐在离收银台比较近的地方和老板娘说话。


罗淼把车停在一个正好能看见唐川的位置,开始了观察。恩,买完饭不走还要继续聊天,十有八九就是这位一看就结过婚可能还有孩子女士了。没想到唐川喜欢这种类型,不怕被人丈夫揍么……


正替唐川发愁,突然有人咚咚咚的敲他车窗。罗淼回头一看,一张大长脸撑满了整个窗户。


罗淼:……


长脸:……


罗淼打开车窗。


长脸兄目光灼灼:“你在看谁?”


罗警官的跟踪生涯第一次遭遇危机,正打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却发现目标正迈着大长腿向自己走来。哎呦我去,罗淼想捂脸。


“你下班啦,饭我已经买好了。”说话的是白菜。


“你等了很久么?”回应的是长脸。


哎?他俩认识?罗淼回过神儿来,就看见唐川十分自觉的把两个食品袋全塞给长脸,转身就往前走了,风衣下摆撩着小风,很直白的没发现罗淼的存在。


长脸男盯了他一眼之后,拎着两包吃食跟着唐川去了。


罗淼:……他娘的这是个什么情况?哎不对,这男的有点眼熟啊。在哪见过呢?


 


唐川十分感谢罗淼,要不是他一时兴起跟着户籍警走家串户普查人口遇见了石泓,有可能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见到这个老友。


酒足饭饱,唐川丢给石泓一本《黎曼猜想的反证》,石泓捧着书兴头头的去研究,看来是要通宵奋战,正中下怀的唐教授十分不客气的霸占了石老师唯一的单人床。


夜深人静,床上传来细微的呼吸,石泓听得有些恍神。他仍记得,打开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阳光倾落下来,驱散了所有阴霾。


“终于找到你了。”那人笑着,眼角漾起淡淡的笑纹,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他已经死寂的心。


 “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家里太乱,我请你出去吃。”


“好。”


房门关闭,悬挂的绳索微微晃动。解不出的题目,推不出的公式统统没有意义。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此生最想解开的谜题。


 


唐川翻身的动静打断了石泓的回忆,他轻轻的走到床边,低下头仔细观察。虽然彼此都已不是少年,但是他仍然还是这么年轻。石泓的手抚上唐川的腰,感受着手下充满力量的线条,这是数学里最优雅的曲线。


隔壁传来的嘶吼和哭号惊醒了唐川,他猛的坐起,“砰”的一声又猛然倒下。唐教授眼冒金星:“石泓!”


唐川突然惊醒,石泓没来得及躲开,两个聪明的大脑来了一次实实在在的机械性碰撞。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女人和孩子充满恐惧的哭喊让人发慌。唐川捂着脑袋就往隔壁冲。石泓紧跟过去,一斧子砸开了陈婧家的门。


两个壮年男子的出现,屋内的暴行被及时制止。唐川扯了根电话线,把陈婧的人渣前夫绑了个结实。然后退到一边暗戳戳的揉腰,在刚刚的搏斗中,唐教授不小心撞到茶几,磕到了老腰。不过唐教授不打算让人发现,毕竟对于一个常年跟各种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形象及其光辉伟大的刑侦教授来说,这伤有点儿丢人,毕竟刚才的混乱中,连个小姑娘都没受伤。


石泓:“磕疼了么?我给你揉揉?”


小姑娘:“叔叔你受伤啦!?”


陈婧:“要不要叫救护车?”


“……石泓,我谢谢你了。”


唐教授咬牙切齿,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此时此刻,不用花十分钟,唐教授也能看出来这屋里,谁是最狼狈的那个。


这次事件可以登上唐教授人生尴尬榜第二。


你说第一是什么?


那就要说道唐教授中二的少年时代了。那会儿的唐教授已然是天之骄子,天天梳着整齐的三七分,穿着讲究。有次穿了条白裤子,快到放学的时候才发现屁股后面蹭了一大片土。骄傲的小孔雀就这么屁股蛋子上顶着土,在学校晃荡了一天。后来还是石泓脱了外套给他围上,他才从藏身的厕所出来。


 


警察很快赶来,人渣铐上手铐被带走。临出门的时候,富坚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唐川,吹了个口哨:“刚才就发现了,这位先生的眼睛真美。”石泓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安慰小姑娘的唐川。


 


罗淼大半夜被叫醒回来加班,抹了两下迷瞪的双眼一看,艾玛,这不是内老板娘么?哟嚯大长脸和唐教授也在。


唐教授怎么还捂着腰!罗警官感觉自己的小心脏碎成了渣渣,速度这么快我承受不来啊!


石泓最后一个录口供。跟唐川的说法基本一致,罗淼没什么可问的,于是准备收工。


罗淼:“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么?”


石泓:“除了意图qj我邻居,殴打未成年人之外,还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罗淼:“WTF?”


“蓄意,猥亵警务人员。”


“谁?”


“唐川。”


罗淼愤怒了,个人渣混蛋你等着,老子弄不死你!罗警官燃着三昧真火出门了,石老师施施然直了直腰,天亮了,要赶快去菜市场,不然鱼要不新鲜,小菜该不水灵了。


 


自从上次仗义相助之后,陈婧母女和石泓唐川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下班后,石泓和陈婧做饭,唐川辅导小姑娘功课,一家四口十分温馨和谐。


小姑娘很喜欢唐川,这位叔叔大概集合了所有少女梦中情人的特质。唐川也很喜欢小姑娘,辅导完功课就跟她唠嗑。


“有次课间,我跟石泓手拉手上厕所,然后……”


“唐叔叔,男孩子手拉手上厕所不会很奇怪么?”


“啊?有么?”


见过大世面的陈婧端着果盘默默转身,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给女儿重新找个家庭教师。


 


 


下雪了。


石泓约唐川一起去爬山,看雪景。


唐教授拾掇了几样东西揣到包里就出发了,到了汇合地点一看,石泓背着一人高的大包。


唐川有点儿懵:“不是就去一天么?”


石泓颠颠包:“山里的事情不好说,有备无患,万一大雪封山呢。”


 


唐川看石泓,石泓给他看。唐川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我怎么觉提到大雪封山你很开心呐。”


石泓满含诚挚的目光:“哪有,心里正发愁呢。”


石泓开心么?


是的,再加一个很字。


唐川莫名发抖:“山里真冷。”


 


冰冷的河水灌进领口的时候,唐川后悔了,他就不该来这破地儿!就那么一点高度,他跳下来的时候居然没站稳,一个没收住直接砸河里了,好好的冰层被他砸出来一个大洞。得亏河小水浅,唐大教授才没光荣在这深山老林里。


 石泓憋着笑,努力维持面瘫淡然的表情,把唐川从水里拽出来,替他抹了脸上的冰渣子,恩,依旧是一张顶好看的脸。


石泓在木屋外劈柴,唐川在屋里换衣服。等石泓进去的时候,唐教授已经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严丝合缝,啥也看不见。石老师略有些遗憾。


拢了火,俩人披着毯子默默无言。石泓的手轻轻的敲打着胳膊,与衣料撞击产生的声音覆盖了两人的呼吸。


突然,唐川在杂乱的敲击声中听到了一串熟悉的节奏,双清澈的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石泓。


石泓没有回避,回望过去。火光映在眼中,仿佛点点繁星,这个孤独的淡漠的人在此刻,突然迸发出了激烈的情感。


敲击声继续,唐川的心脏不有自主的随着这个节奏跳动。


一串摩斯码,意思是:


我爱你。


 


当石泓楼上他的腰时,唐川一瞬间僵硬了。男人低沉好听的气声在耳边响起:“我遇到了一道非常难解的题。”


唐川强自镇定:“那你解开了么?”


一只手抚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


“正在解。”


 


 


寂静的深山里,雪越下越大,突然有一股暖流汇入冰封的河流,或深或浅间不断深入,融化了一摊春水,遮盖了夜的呢喃。


不是函数问题,不是几何问题,是命运的奇迹。




-完-


圈地自萌,不喜勿掐。感谢你的阅读。


话说我也不知道这对儿cp该叫啥,就随便写了。



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一件事情,让你如鲠在喉,寝食难安。不管隔了多久,回想起来,心里还是酸酸麻麻的疼。

【TSN】【SE】lovers

人生第一次的点梗啊🙈🙈🙈,笔芯太太😘

puma4567:





 @栖桐 妹子之前有个SE的肉文点梗,拖了这么久,米阿内啊,完了之后,那种色气满满的我真的撸不出来,辜负芳心,罪该万死,于是撸了这篇来赔罪




求婚失败梗




OOC都是我的锅,过于煽情都是我的锅。




告白应当是冲锋的号角而不是战前的鸣鼓。






求婚也是同理。






你搞得声势浩荡兴师动众,自信满满,就觉得自己已经胜利了?






错误。






愚蠢。






至极。






Sean Parker纵横沙场二十七年,对此间种种都颇有心得。






他的自信源于魅力,以往,我们不叫他花花公子,我们叫他......






情圣。






当他与Edurado安定下来的时候,一半女孩为情圣的沦陷而流泪,一半女孩为斑比的远离而流泪,一半的男孩厌恨男神们互相匹配,一半的男人感谢他们的内部消化。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恩爱和睦,状似老夫老妻。






Sean对当下十分满意,除了一点:






他还没用一枚戒指真正的把Edurado套牢。






他知道Edurado死心塌地的爱他,他们之间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他为此又等了半年,期间私下去定做了两人的礼服,精心挑选了戒指,联系了专业的团队制定方案,只等情人节的到来。






然而事实证明,再怎么有把握的男人,在面对着他身藏反骨的情人时,也是不敢说一句,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在专业团队的见证下,在帝国大厦的见证下。






Edurado远离了娇艳玫瑰花,远离了闪亮的戒指,远离了单膝跪地的Sean。






他抗拒的抽出被Sean握住的左手,脚步凌乱的向后退去。






“No。”






......






“No。”






他说No,他拒绝了一场盛大的求婚,他拒绝了Sean的爱意。






这可真令人沮丧。






Sean Parker 仍旧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花朵从他的怀里掉落。






他的爱人惊惧的后退,然后转身离开。






夜幕中大厦上的心形亮的有些刺眼了。






之后Edurado Savrin 就不见了踪影。






等到这场小风波过去之后,已经是初夏了。仍然有人在探讨着他们之间的爱恨:说不定小Savrin根本就没有那么爱 Sean Parker.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Sean是在Key West 找到Edurado 的。他一定是受到了非常大的惊吓,以至于要跑到这座位于美国最南端的小城来。






这里很暖和,即使是在傍晚,海风也是柔和湿润的。这是一座海岬,通向大西洋。岛上长着郁郁葱葱的棕榈树,夕阳西下,将海面和沙滩都染得红彤彤的。






岛上很安静,没什么游客。这更增加了它的魅力,美而不自知。






Sean从纽约一路开车过来,到达的时候刚好是傍晚。






这是座小城,想要打听一个人是很容易的。Sean来到一家露天餐厅,果然在那里看到了Edurado.






他穿着一件印花T恤和沙滩裤,赤着脚踩在沙滩上。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毛茸茸的。夕阳的倒影映射在他眼里,泛出水波纹一样的涟漪。他看起来是如此的......






如此的年轻。






Sean让侍者送来一份红石蟹,他没有直接走向他,而是坐在远处观望。Edurado好像只是对着海面发呆,他托着腮,任海风吹散他的头发,看起来比潮汐都落寞。






最后是Edurado走了过来,他表现的是如此自然,好像他们是来这里度假的爱侣。Sean随他走在沙滩上,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月亮的光把这里照得幽蓝,涨潮了,浪花一波波的拍上来,偶尔会有寄居蟹从他们脚边爬过。






他们还是没有说话。






Sean把车开了过来,他们就躺在上面,看漫天繁星。






星星,浪花,海风,Lover.






这里好像是世界的尽头。






Edurado打开车门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儿冲的后退了一步,车里有好些烟蒂。






他看着Sean,就这一眼,好像把想说的想问的全都说出来了。








(中间是肉,完整版请看评论里的微博链接)






“如果你想和我分手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






“我来找你,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Sean低着头,湿漉漉泡在水里,委屈的像只小奶狗。






Edurado叹了口气,艰难的坐起身,冲他张开双臂:“Hey, come here, come to me.”






Sean窝在Edurado的胸前,把脸在他温热的皮肤上蹭了又蹭,好像要借此来获取安宁。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混球,你知道,我伤了好多男孩女孩儿的心。他们都觉得我是个浪子,永远不会停下来的那种。可是他们错了。你知道吗?我的父母非常相爱,我的爸爸总是让我妈妈睡在他怀里,从他们结婚到现在已经有37年了,从来没有一天,我妈妈是独自入睡的,你知道这有多么了不起吗?我妈妈知道爸爸喜欢植物,所以我们家的后院里全是爸爸喜欢的花和树。到处都是他们让我相信爱情,相信真爱。我羡慕他们。可是我又觉得,我是找不到一个那么爱我的人的。因为我谁都不爱,我不觉得我有能力去爱一个人几十年不变心。”








“直到你出现了,Edurado Savrin  ,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向我证明了我被爱的可能性,你让我相信就算所有人都离开我这个混球你也不会放弃我。”








“你让我想有一个家。”








在他说出“HOME”这个词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一下,好像这是个多么不得了多么艰深晦涩的词汇。








“你知道吗?在我开车来这里的时候,从纽约到这里,一点点的暖和起来,我把车开得飞快,觉得我要甩掉后面的人,可是后面没有人在追赶我。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地。我也有。我是为你而来的。可我一转眼又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什么都不知道。公路一望无际,两边全部都是树,前面也是树,我在和树赛跑,可是我跑不过它们。我就顺着天走,天是蓝的,我喜欢蓝色,我一直走啊走啊,然后见到了更蓝的海。”








“我一下子就释然了。”








“我知道了我的目的,Edurado, 如果你不爱我,Let it go .”








他抬起头来,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Edurado被他的眼泪击溃了,他慌乱的吻去Sean的眼泪 :“Baby,dont cry , dont cry ...I love you ...I ‘ll never let go.”








“Sean ,Sean ,你必须要相信我,我爱你,我爱你超过所有,即使我拒绝了你的求婚也不会改变这点。”他在不知不觉中也哭了起来,声音颤抖着说。






他把Sean报的更紧了:“我只是,只是不确定。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足够好,值得你的爱,是不是能够承担那些责任。你知道,我们是不同的。婚姻带来的是责任,一旦它开始生效。我们就必须要改变身份了,孩子,家庭。我们能够保护他们吗?我小时候一只想要一只宠物,但一直都没有。终于有一天,祖父给了我一只小猫,我特别喜欢。可是我不负责任,我只是每天和他玩一会儿,是妈妈给它喂饭,我不记得那些,我只觉得小猫可爱,我没想到要去喂养它。后来我离开了巴西,小猫被留下了。我一直记得它。我没有那么好,Sean,我只是,就只是做不到。”








“如果我们结婚了,你发现了这一点,你肯定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不,不,我不会那样的,你得对我有信心。”Sean已经不哭了,他迫不及待的打断Edurado.








Edu低头亲了他一口:“嘿,先听我说完好吗?”








“我很害怕,我总是会搞砸一些事情,即使我的本意并非如此。我在想,假如我搞砸了你的爱该怎么办?所以,你知道的。”说到这里他耸了耸肩:“我逃跑了,因为我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我得向你道歉,对不起,你一定是被我吓坏了。即使你今天没有来找我,我明天也会回去的。”








Sean坐起来:“这么说你已经想好了?”








“是的。”






“那么答案是什么,Yes or No ?”






“我的答案是never let it go .”






Sean看向他,Edurado ,我的爱人,他的目光坚定,眼神清亮,瞳孔中似有火光燃烧起来。








他说:Never let it go .